新聞資訊

【頭條】困境重重 邊緣化的家具制造業


從東莞名家具展開始,到廣州定制家具展結束,今年3月份在半個月時間內,東莞、順德、廣州、深圳等地共舉辦了五場家具展。五大展會,在家具業內都有較高的知名度,滿足了不同消費群體的多樣化需求。

各大展會的背后,我們所感受到的是消費趨勢的變化、市場的洗牌以及資本的嬗變,而這些都讓行業格局出現較大的分化。我們只是看到參展企業的光鮮亮麗,而忽視其背后你所不知的心酸,大多經歷過“血雨腥風”的洗禮,方才“殺出重圍”,有一立足之地。

被迫“出走”

終究抵不過產業升級轉型的浪濤,家具作為中國傳統輕工產品的代表,邊緣化似乎已成定局……

近日,江蘇南通啟東已下達《責令限期整改指令書》280余份,下達《現場處置決定書》責令當場停產停業83家,啟東松陽木器加工場、江蘇新潯藝木業有限公司、啟東杰方家具廠、啟東市慕匠哥家具廠、啟東市鑫迪機械制造有限公司等21家企業被采取停止供電措施,另有27家自行搬遷或關閉。

不管是誰,一律外遷,一個不留,這是北京所遭遇的情況。《北京市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(2015年版)》明確規定的目錄中,家具制造業為重點限制行業。事實上,自進入限制目錄,慘烈在“非首都核心功能”中后,上千上萬家家具企業就開始緊鑼密鼓的外遷之路。而繼北京之后,成都終將迎來了“寒冬期”。據消息稱,在新一輪的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布局中,成都現有的6000多家家居企業中,約70%的企業將被遷出。

對家具企業來說,環保是必須邁過的一道坎。然而,由于家具行業總體呈現數量多、規模小、實力弱、缺少龍頭企業的特點,使得其污染防治工作尤為嚴峻。自2016年開始的環保督查,波及全國的“停產令”、“限產令”,環保風暴吹垮了上千家家具企業。而那些“剩下的”,無論是“出走”還是“被出走”,皆是無奈之舉。


“消失”的普工群體

未來,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,包括家具行業在內的密集型行業都將面臨“無人可招”的困境。在中國文化語境里,“普工”意味著身份低微,當生存已不再成問題時,幾乎沒有人愿意放下“自尊”成為“普工”。一些實力強大的企業尚且可以往機械化、自動化方向發展,來彌補人工不足的困境,而對中小家具企業來說似乎已難以跨越。

構成家具制造普工群體的老一輩大多也從背井離鄉開始回到故鄉,而新生代已經不太可能從事此行業,無論是4000左右的工資水平還是差強人意的工作環境,都已經不再是年輕一輩理想中的出路。

制造業經歷了從沿海轉向內陸再向三四線城市轉移,大多勞動力已經不需出遠門就能找到合適的工作,生活成本的提高也是他們不再愿意向大城市集中的因素,其高昂的房價與工資收入之間的巨大差距,讓普工們很難對他鄉產生歸屬感。

從近幾年的數據可以看出,家具行業增速明顯放緩,“普工荒”已經成為家具制造的常態。今年年初,在各大家具企業招聘會現場,往年熙熙攘攘的情景已經不再。現有的數據顯示,與2017年同期相比,2018年普公平市場總量縮水月四成。


污染“黑手”

近日,江蘇、山西兩地工商局相繼公布了一系列家具建材產品的質量檢測結果。出人意料的是,一些大品牌諸如楷模、紅蘋果、富美鑫、瑞嘉、圣象地板、新中源陶瓷、盼盼木門因質量問題也赫然在列。

是否真的可以實現“零甲醛”一直是家具行業爭論的熱點,媒體的炒作、企業的廣告宣傳,對“零甲醛”的標榜比比皆是,但都未經證實其真實可靠性,更多的是停留于“文字游戲。相反,從市場反饋來看,家具甲醛超標問題卻是此起彼伏,一些大牌也不例外。

有關家具甲醛超標事件越來越多,調查發現,甲醛超標的家具品牌不僅有那些黑工廠制造的產品,更有國內知名品牌,前段時間的兒童家具超標案例,品牌就涵蓋了“貝樂堡”、“家有兒女”、“七彩人生”、“光明園迪”等13批次兒童家具,就連杭州某真皮沙發龍頭企業也爆出甲醛超標事件。

隨著消費者對健康環保要求的提高,促使很多人購買市面上所謂的“零甲醛”家具。事實上,“零甲醛”工藝并沒有達到,消費者更多的是求個心里安慰。即使是使用環保性膠黏劑的實木家具,也不代表“零甲醛”,只是生產過程中不使用含有甲醛的膠或沒有人為添加甲醛而已,也并沒法保證生產出來的成品沒有甲醛。

甲醛作為高毒性污染物,已經被世界衛生組織組織確定為致癌和致畸性物質。而家具和墻面涂刷自然成了罪魁禍首,是甲醛污染的主要來源。輕則過敏,重則致癌,據數據顯示,國內80%以上的家庭或多或少被甲醛問題所困擾。同樣,這也是家具企業當下亟待解決的難題之一。


Copyright © 2017  山東海藍凈化裝飾工程有限公司  版權所有 [濱州網警報警郵箱]技術支持: